返回

屠神之路txt下载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yg-registry.cn
     屠神之路txt下载 (第1/3页)
    

高太后已经昏睡两日未醒,尽管太医说无大碍,但任谁都知道,快七十岁的人,熬的过春天,未必还能活过夏天。

“晌午的时候,与朕一起去看看。”赵煦道。

孟皇后见赵煦的神情平静,心里暗松,道:“是。”

作为赵煦的皇后,一直很了解高太后对赵煦的欺压。

为控制赵煦,不止是安排了那么多女人,福宁殿的宫女、内侍事无巨细禀报,一度还令赵煦搬到慈宁殿,高太后的寝宫外的阁内就寝,监视力度可谓空前。

赵煦翻过手里的奏本,又拿过另一道,道:“过几日,你召集京城里的贵妇们来仁明殿叙话,安抚她们一下,给几个诰命。”

孟皇后低头绣着肚兜,道:“是。”

赵煦看了眼那小孩的肚兜,再看孟皇后还没有鼓起的肚子,笑了笑,他也很期待他的第一个孩子。

这时,陈皮出现在门口,躬身而立,手里还搭着一个盒子。

赵煦瞥了眼,道:“什么事情?不是说没事别来烦朕吗?”

陈皮连忙进来,先是对孟皇后无声行礼,而后来到赵煦身旁,递过盒子,低声道:“官家,皇城司刚刚送来的,小人吓了一大跳,不敢耽搁。”

孟皇后看了眼,起身道:“官家,臣妾去里面。”

赵煦嗯了一声,打开盒子。

赵煦慢慢翻看着,不多久就神色精彩起来。

这就有人登基称帝,自立年号了?

赵煦觉得很梦幻,抬头看向陈皮,神情不是愤怒,而是古怪,道:“他们现在都这么大胆了?还有别人这么干?”

陈皮内心十分紧张,暗自琢磨着措辞,道:“官家,这赵谂是僚人归化,不懂教化,这还是第一次。”

赵煦看着他的表情,不知道是该信还是不信。

现在的大宋,即便没有他的强力推动‘新法’,‘新旧’两党已经乱了几十年,下面的‘起义’此起彼伏,从未停歇过,这种事,怕不会是第一,更不会是最后。

赵煦又看了一遍,默默一阵,淡淡道:“将这些东西还给蔡攸,让他送给苏相公。”

陈皮不敢多嘴,连忙道:“是。”

他心里轻叹,苏相公,做了个错误的选择。

若是他与曾布没有达成任何交易,或许能安稳待到年底,有个体面的退休。

一饮一啄,真的是早有定数,人力难抗。

青瓦房。

蔡攸又拿回了他送上去的盒子,脸上有些疑惑。

这么大的事情,官家原封不动打回来了?不是命他大肆搜捕,严刑拷打,追问幕后元凶吗?

或者,趁机将苏颂下狱,对‘旧党’残余力量穷追猛打?

蔡卞已经知道事情经过,暗暗点头,看着蔡攸道:“去吧。”

蔡攸一怔,他到底地位有些低,弄不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,带着请教姿态的道:“二叔,这件事,我不是很明白。”

蔡卞伏案做事,淡淡道:“你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蔡攸看着这个二叔,神情动了动,没有追问,抬手告退离开。

蔡卞听着脚步声,幽幽叹一口气。

到现在,他也不敢相信,是蔡攸出卖了蔡京。

父子相残啊,这是多么残忍,不敢置信的事!

苏府。

随着曾布被御史台拿走,苏颂进宫一次后,就再没出去过。

苏家里,苏大娘子以及几个小娘,吆喝着各院收拾东西。

“这个,这些,都带上,全都带上……”

“马车准备好了吗?五辆?五辆不够,起码要十辆……”

“这些东西都不要了,让人变卖了,对,都变卖了……”

“现钱?现钱,都藏起来,慢慢运回去……”

“给我小心点,这是大公子最喜欢的瓷器……”

苏府内外,是一片忙碌。

苏颂,已然知道他待不久,准备离京了。

蔡攸孤零零一个人出现在苏府大门前,一身简装,一片繁忙中,没人注意到他,他就径直迈入门走了进去。

蔡攸看着苏家一大箱一大箱的古董字画,绫罗绸缎,以及洒落出的现钱,各种珍贵的桌椅板凳,神情毫无讶异色。

“比我蔡家还是差了一点。”蔡攸自语。

苏颂宦海近五十年,这点家产远比不上世代官宦的蔡家,再说,蔡京还是理财高手。

蔡攸径直向着苏颂的院子走去,他来不过不止一次,也是熟门熟路。

蔡攸还没走到苏颂的院子,忽然有个人出现,拦住了他,笑呵呵的道:“蔡指挥。”

蔡攸一惊,本能的要拔刀,转头见到来人,神情微动,道:“童公公?”

来人就是童贯。

童贯脸上有些灰尘,面容倒是清朗了一些,抬手与蔡攸道:“蔡指挥,别来无恙?”

蔡攸知道这个人与他父亲蔡京有些关系,因此心里不舒服,面上倒是客气的抬手道:“童公公来这里是?”

童贯一笑,道:“刚刚从外面剿匪回来,官家听到后,让我顺道来一趟这里。盒子给我吧。”

蔡攸眉头微锁,旋即就道:“那劳烦童公公了。”

蔡攸本来就不喜欢这趟差事,但这又是一份功劳,只是稍微纠结一下,蔡攸就选择了后退。

童贯接过盒子,径直走入苏颂的书房。

蔡攸看着童贯的背影,暗道:这个童贯,看来得好好结交一下。

童贯看似不声不响,却在枢密院坐着,又领了剿匪军,这分明不是一般的信任!

苏颂这时正在书房里收拾东西。

他酷爱读书,除了‘正道’的经史子集,对‘奇技淫巧’等书尤为偏爱,在天文仪器、本草医药、机械图纸、星图绘制方面等多有建树,在这个时代,除了沈括寥寥几人,他几乎走在最前面。

他看着这些珍贵的书籍,轻松抚摸着,不时轻叹一声,装入箱子里。

他这一去,不是真的就有闲心来专注这些了,他的年纪也不容许他做太多的事情。

童贯在门口被家丁拦住,苏颂走出来,看到童贯,眉头登时一皱。

文官讨厌宦官,这是自古的传统,苏颂似乎也能想到什么,淡淡的摆了摆手。

童贯笑呵呵的走进来,道:“苏相公好像不太欢迎小人。”

苏颂在凌乱的房间看了眼,在椅子上坐下,道:“没什么可招待的,童大官请坐。”

童贯连忙道:“大官可不敢当,小人这是给苏相公排忧解难来了。”

苏颂自然是认识童贯的,默默看着他片刻,道:“我的难,你解不了。章惇也解不了。官家让你来做什么,直说吧。”

童贯脸上还是笑呵呵的,心里却暗道:我与这些大人物终究是差了不少。

童贯上前,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将手里的盒子放到苏颂跟前,道:“苏相公睿智,官家让我把这个送来给苏相公。”

苏颂没动,看了眼眼前的盒子,道:“你的身份仅次于陈皮,官家让你来送,既是给我留面子,也表示此时的重要,看来,官家心意已定了。”

童贯站着不动,依旧一脸笑呵呵的道:“小人刚从外面回来,苏相公想问什么,小人怕是真回答不了。”

苏颂审视了他一会儿,或许是信了童贯的话,伸手拿起身前的盒子。

他也很好奇,在这最后关头,宫里的官家会怎么做?

他到底是当朝宰执,太皇太后遗留下的最后一个‘旧党’,他的走,对朝野必然有巨大影响。

并且怎么走,以什么方式走,什么时机走,都异常重要。

苏颂面无表情,打开盒子,慢慢翻看着里面的东西。

几封信,几张纸。

就是这几封信,几张纸,令宦海沉浮数十年的苏颂,神情大变,不可置信!

赵谂!

登基称帝,改年号‘隆兴’!

这关系牵连之下,正常人稍微一想,就是他苏颂勾结僚人,图谋不轨!

不过片刻,苏颂就恢复冷静。

绝大部分人或许会这么想,但宫里的官家以及章惇,蔡卞等人,决然不会相信,太可笑了!

但,纵然高层人物不会这么认为,可却是他们操作的巨大把柄,一旦操弄起来,苏颂是百口莫辩,铁板钉钉!
最新网址:yg-registry.cn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