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谷神不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yg-registry.cn
     谷神不死 (第1/3页)
    

文家老寿星,老太爷突然病倒,上上下下都吓了一大跳,本来静谧的文家大院,乱成了一锅粥。

没人关注朱浅珍,朱浅珍站在小楼前,看着文家人吵吵嚷嚷,哭哭啼啼,完全没人注意他。

他静静的看着这座小楼,神情不动,双眼却异常冷漠。

他哪里看不出来,文彦博就是不想进京,因此诈病。

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好手段,一个九十多岁,还病重的老人家,又有什么道理,能够逼迫他进京?

再狠心如章惇都不能这么做,天下人会看到的!

但是朱浅珍来的任务,就是将这个老奸巨猾的文彦博带入京,这文彦博资历太厚实,官场上所有人都是他的晚辈,门生故吏太多,他要是为‘新法’背书,会堵住相当一部分人的嘴!

朱浅珍心里飞转着各种想法,又一一被否决。

他是没能力强迫文彦博的,以文彦博的岁数,没人能强迫,必须他‘自愿’!

猛然间,朱浅珍转身就走,离开了这座小楼,直奔文家大门。

小楼里忙忙碌碌,进进出出,挤满了人,但文彦博的卧室里,只有文彦博与文及甫两人。

文彦博坐在躺椅上,双眼明亮,完全没有刚才的垂死之态。

文及甫神色凝重,道:“父亲,怕是朝廷真的要动我们文家的心思了。”

文彦博慢慢的晃着椅子,语气凌厉、果断,道:“只要我还活着,他们就不敢动。”

文及甫不明原因,道:“那,这朱浅珍,怎么办?”

他话音一落,刚才跪地请罪的那个中年人进来,道:“祖父,父亲,那朱浅珍离开小楼了。”

文彦博神色冷漠,道:“盯住他,我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。”

“好。”中年人转身出去。

文及甫没有多言,他知道,朱浅珍必然不会这么轻易罢休,领了圣旨,秉持朝廷的意志,他肯定不会就这样回京,必定会想方设法迫使文彦博入京。

到了京城,他们文家就是砧板上的肉,随意任人拿捏了。

文彦博椅子轻轻的晃着,面色如寒霜。

朱浅珍的来,令他猝不及防,虽然早有准备,还是让他感觉到了不安。

诡异的朝局,他也看不明白。

“父亲,祖父,朱浅珍离开了文家,上了马车。”中年人又进来了。

文彦博没说话,文及甫转头道:“继续盯着。”

中年人应着,快步离去。

文家外面还在闹腾,文彦博对文家太重要了,所有人被惊动。

演戏演彻底,文彦博与文及甫都没有揭穿的意思。

父子俩沉默着,各自都在想着对策。

不多久,中年人又进来,道:“祖父,父亲,那朱浅珍的马车直奔城门。”

文及甫一怔,道:“你是说,他直奔城门,要离开介休?”

中年人道:“看样子是这样。”

文彦博神色立变,道:“快,阻止他,无论如何,要将他拦回来!”

“我立刻去。”中年人没有问原因,转头就跑。

文及甫却不解了,看着文彦博道:“父亲,这是为何?朱浅珍无功而返,不再为难我们,不是很好吗?”

文彦博神情越发冷漠,冷哼一声,道:“我倒是小看了这个朱浅珍,居然让他反将一军!”

文及甫还是不明白,静静地看着文彦博。

文彦博轻轻晃着椅子,道:“朱浅珍不能无功而返,不管是什么理由。”

文及甫有些明悟,道:“父亲是担心这样会惹怒官家或者章惇等人,引来他们更直接的报复。”

文彦博摇头,道:“为什么官家不派内监或者朝臣来?单单是这个朱浅珍。朱浅珍算什么,与太妃根本没什么关系。”

文及甫听着,眉头皱起,若有所思。

朱浅珍他自然仔细的调查过,否则哪敢在皇家票号身上捞油水。

朱太妃生父早丧,母亲带着朱太妃改嫁给朱浅珍的父亲,因此也改性朱,所以朱太妃与朱浅珍,是完全没有血缘的,礼法上的兄妹!

可,为什么是这个朱浅珍呢?他在朝廷里没有位置,根本没有入仕。

官家让他来的,还是章惇,是为什么?

警告,威胁?

文及甫头皮有些发冷。

文家在皇家票号做的事情,文彦博知道的不多,但却是文及甫一手操弄,真要是严格查办,足以将他们文家抄家!

他们短短不到半年时间,利用各种关系网,从皇家票号捞到了数十万贯,并且还贷出了上百万贯,这些钱都被文家以各种方式挪用,却又准备好了替罪羊,准备‘赖掉’的。

现在,他们拖欠的总额在两百五十万贯左右,也就是白银两百五十万两!

现在内里人都清楚,这皇家票号其实就是内库,该套用当今官家的钱,被查实了谁能讨得了好?

朱浅珍来到文家,是因为官家查清楚了?

文彦博注视着这个六儿子的表情,即便他不说,文彦博也猜到了不少。

他的摇椅不动了,双眸冷硕,道:“朱浅珍必须拦回来,晚上你好生招待,必须拿住他的把柄,确保他回京之后,为我们说话。但凡他说了一点坏话,我不得善终,文家灰飞烟灭。”

文及甫吓了一大跳,还有什么比老父亲不得善终更令他心惊。

文及甫噗通一声跪地,道:“儿子糊涂,连累父亲了。”

文彦博双手扶着椅子,慢慢站起来,向床边走去,语气冷漠道:“没有什么糊涂的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我们之所以有这个处境,无非是时势变化,谁又能保证,哪一天时势又会回来?”

文彦博的话很简单,没有什么对错,只有权势变化。只要权势再次回到文家,那一切都不是问题。

权势,就是绝对的对错!

文及甫听懂了,转身磕头,道:“是。儿子这就去拦回朱浅珍。”
最新网址:yg-registry.cn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